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魔法 > 反式攻略手冊 > 083 裂變的礦石18(作者:而其何)
反式攻略手冊

《反式攻略手冊》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083 裂變的礦石18

    嘔……

    外面的味兒更難聞了!

    她只來得及看到這是二樓,下面的大廳里,是一群喪失,和滿地的殘肢斷臂。

    “砰”地一聲,堯光將門關上,走到窗戶前,希望能呼吸一些新鮮空氣。

    然而,空氣確實好了那么一點點,她卻被外面烏洋洋一大片的喪尸給驚呆了。

    所以,這里是喪尸王的老巢?

    敖岸,堯光將眼鏡取下來擦了擦,再戴上一看,好似站在一個高臺上,對著下面的喪尸說著什么。

    堯光不禁用手扇了扇難聞的味兒,收效不大,只好退了回去,干脆坐回剛才那塊地板上,開始考慮下一步的打算。

    先前在世界里,她通過反復試驗,發現將提取的喪尸病毒放到鈾的上面,居然滋滋滋的燃燒了起來。

    不過,燃燒后的喪尸病毒沒有蒸發或者消失,而是變了顏色和形狀,從最初的烏紅色條絮狀,變成了粉紅色條絮狀,且條絮數似乎變少了一點。

    一旁湊熱鬧的雷獸還驚異的問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化學反應?”

    堯光一聽,突然像是被點醒了一般,興沖沖的讓雷獸去找些廢棄的金屬塊過來。

    雷獸一聽,先是點點頭,然后再白癡的問道:

    “都長什么樣兒?你得給我說清楚點兒。”

    堯光呼了口氣,差點兒又忘了這廝其實是個文盲來著,于是耐著性子給它解釋了一番,并從腕表的資料數據庫里找出了相關圖片,讓它記下來。

    雷獸,雖說是個文盲吧,但幸虧學習態度好,腦瓜子也不笨,被堯光老師臨時抱佛腳的教了點兒化學知識,總算一知半解的有所獲。

    然后,不到一個時,就給堯光搜羅來了一大堆諸如:斧頭、拉鏈、鋼筋條、鐵飯盒、螺絲釘、易拉罐空瓶、疑似黃金材質的假牙等等亂七八糟的玩意兒。

    堯光對著這堆有半人高的垃圾,半天吐不出一個字來。

    “怎么樣,還要嗎?”雷獸個頭接近一米九了,穿著淡藍色套頭恤和牛子褲,雙手叉腰看著個頭比自己矮很多的女人,一臉得瑟的問道。

    那樣子,似乎就等著堯光開口要,它就轉身屁顛屁顛跑去撿破爛似的。

    堯光揉了揉眉頭,對雷獸揮了揮手,不想和這個單細胞生物多說什么,自個兒俯身下身,開始在垃圾堆里刨挖起來。

    所幸,雷獸雖然一知半解的撿了很多沒用的破爛,但她還是勉強找出了鐵、鋼、鋁、銅等金屬。

    沒有時間一樣一樣的嘗試,堯光干脆將這幾種金屬全部堆積在鈾的四周,然后讓雷獸施展法術,將鈾釷礦與它們融在一起,形成新的,顏色混雜的混合物。

    堯光將培養皿里的喪尸病毒慢慢倒在溫度已經上升到兩千度的混合物上。

    滋滋滋……

    一陣火花四濺,接著,烏紅色的液體變成粉紅色、淺紅色、無色,條絮也越來越少!

    “堯光,還要多久?”雷獸法力持續施展已經快一個鐘頭了,它有些不耐煩,也有些脫力,見堯光一動不動的看著那塊混合物,不由弱弱問道。

    “再堅持一下!”

    堯光有預感,如果將無色的喪尸病毒全部燃燒殆盡,就會出現令人意想不到的結果!

    咚咚……咚咚……

    突然,屋外傳來了沉重的腳步聲。

    堯光有些緊張,看了看已經在轉動的門把,不甘心的繼續催促雷獸使勁兒加碼。

    雷獸無怨無悔,憋著一股勁持續將混合物的溫度升高。

    敖岸將門關上,走到目光呆滯的堯光面前,先是觀察了一陣,發現女人毫無反應,便出手準備將手放到她的鼻子下面。

    “不行,你快出去!”雷獸也看到敖岸了。

    可不能讓它在這個時候咬了堯光!

    堯光也很著急,眼看著無色的液體正在縮體積,她卻又不得不顧忌外面那個已經開始對她動手動腳的喪尸。

    “堯光,你先出去應付它!這里有我,放心,我會繼續努力!”

    堯光快速考慮了一下,終于還是退出了世界。

    毫無疑問,比起解決喪尸病毒,保護好自己更為重要!

    敖岸還是那身她在研究院給它找的休閑衣褲,這么多天下來,已經看不出本來的顏色。

    臟兮兮的,上面全是烏黑的血漬和灰蒙蒙的塵土。

    堯光恢復了神志,從那只棕褐色的手底下逃開,垂下眼睛不看邋遢的敖岸,淡淡問道:“你什么時候控制了吳晨?”

    她一直擔心堯想成一行被它控制了,也懷疑過自己不幸中招,可萬萬沒想到的是,同樣是精神力控制的異能者吳晨,居然被它給利用了起來。

    她還記得那天在實驗室,玻璃房的外面,吳晨一臉慎重的警告他們,不要看喪尸的眼睛,不要被催眠。

    可是,為什么他自己卻遭了道?

    親眼看到隨行的同伴被大火吞噬,堯光的心理很不好受。

    “你不知道嗎?”敖岸彎下腰,一把將她拉了起來。

    “你干什么?”堯光一聲尖叫,用力掙開了敖岸的鉗制,連退兩步靠在了墻上。

    敖岸雙手一攤,“不過是想讓你坐到床上,你緊張什么?”

    床上?堯光忍不住癟嘴,她就是嫌床太臟了,情愿坐在地上!

    敖岸見她不領情,自己便坐了過去,“隨便你。”

    “你不會是在實驗室里就對吳晨動了手腳了吧?”

    不然,它沒有任何機會控制同屬性的異能者為它做事。

    “是啊!”敖岸漫不經心的說道。

    呵呵……堯光不由冷笑,它這扮豬吃老虎的本事可真是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你們人類太狡猾了,我也是以防萬一。”敖岸看到堯光露出諷刺的表情,血色的瞳仁開始閃現嗜血的光芒。

    “你倒是挺聰明的,可惜,是事后諸葛!”

    堯光被它的眼神盯著極其不自在,想要轉移它的注意力,問道:

    “你抓我干什么?我爸爸失敗了,你現在已經沒有敵人,不需要抓個人質威脅他們。”

    敖岸一聽,不由笑了笑,道:“我不需要人質,我只需要一個伙伴。而你,堯光,你該感到榮幸,我會賜予你永生!”

    “什么?”堯光皺眉,還真被她給猜對了,它果然打著這樣的算盤!

    “你是第一個可以進入我的腦子,將我的精神力壓制住的人類,”他突然起身快速走到堯光身前,用手抬起她的下巴,目光灼灼的繼續說道:

    “你不是普通人類,不過,卻和異能者又有些不同。我算得上是精神力控制的強者了,卻沒辦法進入別人的腦子,去左右對方的行為。”

    “怎么不會?精神力控制不就是左右人的行為嗎?”堯光拍開敖岸的爪子,冷冷回道。

    “不,那不一樣!”敖岸搖頭,很是好奇的看著堯光:“我的控制,是讓人在一定時間內喪失自主意識,換個話說,本人并不知道自己被控制,被催眠。

    而你不同,你控制了我的肢體行為,并讓我清楚的知道這是你干的,讓我眼睜睜的看著你,對我實施控制!”

    “呵……結果不都一樣?”堯光覺得它太鉆牛角尖了。

    “不一樣。”敖岸執拗的堅持自己的看法,“我不是鉆牛角尖,你的能力強過我。

    那種明知道自己被控制了,卻被辦法擺脫,你知道這是一種什么體驗嗎?

    這是一種羞辱!是一種侵犯!

    所以,我不能容許這樣的事情再次發生。”

    說實話,堯光自己都還沒思考過這個問題。

    以前,她控制過堯大壯、控制過妙靜,前不久,又控制過它。

    她一直以為這種控制和一般意義上的催眠沒什么不同,可是,經過敖岸這么分析比對,她也不確定起來。

    難道,這就是天神神力的緣故?

    她不敢在敖岸眼皮子底下去找雷獸,只好故作深沉的說道:

    “既然知道我比你強大,你就不要妄想將我變成喪尸。”

    “呵呵……”敖岸不甚在意的笑了笑。

    “雖然你的控制能力比我強大,但是,你的能力并不穩定,不是嗎?”

    堯光聞言,心里驚訝,敖岸居然心細如發,對她能力的判斷,準確率幾乎達到了百分之六十,而剩下的那百分之四十沒猜到的,則是雷獸的存在。

    “可是,再不穩定,也總有穩定的時候。

    若我變成了喪尸,能力應該只高不低。

    你加諸在我身上的痛苦,到時候定會變成你的催命符咒!”

    “不!”敖岸突然伸出棕褐色的手掐住堯光的脖子,將腦袋湊近,聞了聞她的味道:

    “被咬者只能聽從咬者的命令。

    換句話說,只要你被我咬了,你會從內心深處奉我為主人,對我表示出絕對的服從。”

    它將血紅色的瞳仁對著堯光垂下的眼皮,笑得分外猖狂:“所以,你大可放心,有你這樣出色的下屬,我會很高興。”

    說完,它放開對堯光的鉗制,退到床邊坐下來,欣賞堯光驚異和隱忍不發的豐富表情。

    堯光確實被敖岸嚇倒了,如果說以前幾個時空她和敖岸的較量,不過都是情感上的你來我往,以攻心為主,難度是有,卻不是沒辦法對付。

    可到了這里,她卻感到了空前的危機和難度!

    按它所說的,自己若真被咬了,哪兒還會生出多余的心思去攻陷它,讓它放自己離開?

    不行!不能讓它咬!

    堯光神色復雜的看向敖岸,腦子飛速暈妝,期望能夠快速做出決斷。

    哎,不過,等等!

    她看到了什么?

    只見敖岸雖然嘴巴上說著要將自己變成喪尸,可它為什么居然倒在了床上,一副準備睡大覺的樣子?

    堯光突然靈光一閃!狀似絕望地問道:“那你打算什么時候動手?∥

    敖岸一聽,轉頭看了看縮在強角的女人,無甚起伏的說道:

    “等不及了?放心,等我休息夠了,自然會下嘴。“

    堯光輕微扯了扯嘴角。

    什么休息夠了,分明是,它已經沒剩多少異能了!

    先前在山坳里,它原本就受到了鈾的輻射,雖然使詐逃過了一劫,元氣一定大傷!

    這是個大好的機會!

    堯光暗暗拽緊了拳頭,一定要在它恢復異能前,將它徹底制服!

    于是,她不再擔心敖岸是否察覺她的異樣,趕緊進入世界,去看雷獸的進展情況。

    “堯光,你看!”

    雷獸臉色有些蒼白,眼看著就是力量透支的樣子。

    堯光顧不得關心問候,直接看向那團體積越來越的喪尸病毒。

    本來瓶蓋大的一團,現在已經縮到了蠶豆大。

    “雷獸,你可以停下來了。”

    “哦?不是還沒有完全消失嗎?”雷獸沒有收回法力,一滴汗水沿著臉頰,一直滴落到胸口。

    “不需要了,雷獸,你停下來吧,我知道該怎么做了。

    你保存好體力,后面還要你配合我。”

    雷獸一聽,終于呼了口氣,緩緩收回法力,一屁股坐到地上,半張著嘴巴緩解不適。

    堯光取了一張紙巾交給雷獸,“擦擦汗。”

    雷獸剛想伸出手去接,突然眼珠子一轉,軟趴趴的抬起腦袋對堯光氣若游絲的說道:

    “沒勁兒了,手都抬不起來了。你幫我擦擦唄!”

    堯光一頓,見它確實累極了,便也沒多說什么,半蹲下身,用紙巾將它額頭、鼻翼和側臉都擦了擦。

    很快,一張紙巾全都浸濕了,她又取出一張干凈的,接著將它后脖頸也依次擦了過去。

    “嗯?怎么回事,你這汗水怎么越擦越多?”

    第二張紙巾又變得濕答答的,可雷獸的臉上又開始冒汗了,堯光有些不解的看了看雷獸,問:

    “你怎么這么多汗?”

    雷獸正享受的堯光難得的溫柔服務,不料發揮過頭,汗水變成溪流往出冒。

    它不甚自在的別了別頭,躲開堯光的目光,臉不紅氣不粗的撒謊道:

    “嗯,我不是上古兇獸嗎,平時不出汗,一出汗,就這樣的。”

    雷獸暗自琢磨,反正堯光現在就是個普通人類,不會對它的解釋產生懷疑。

    的確,堯光在聽了雷獸的解釋后,也沒有多想,但再也沒幫它擦汗,而是扔給它了一包紙巾,讓它自己動手。

    雷獸不敢造次,老老實實當著堯光的面,假模假式的擦起汗來。

    “你最快什么時候能恢復體力?”

    “嗯,你要準備對付它了?”雷獸下巴抬了抬,指了指躺在床上休息的敖岸。

    堯光點點頭,“它現在應該很虛弱,不乘這個時候制住它,后面更不好對付。”

    “那……給我兩息時間,我去靈氣充盈的地方轉一圈,很快就回來。”

    說完,雷獸直接就消失在了世界里。

    兩息不過眨眼功夫,堯光也沒耽擱,拿起已經看不出本來面目的鈾混合物,走出世界,直接走到了敖岸躺著的床旁邊。

    敖岸感覺到有人靠近,第一時間坐了起來,然后在堯光剛往它身上扔去混合物的同時,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

    “怎么,我邀請你不來,等我睡著了就過來,想要干什么?”

    血紅的瞳仁散發出灼人的冷光,盯得堯光不禁打了一個哆嗦。

    特么的,它怎么動不動就掐人脖子!

    堯光也是怒急了,不等敖岸反應過來,直接將一把手術刀插進了它的胸膛,然后在被敖岸推倒趴在床沿的時候,撿起地上的混合物,就抵在了它的傷口上。

    雷獸適時出現,一把將堯光扯了出來,然后把即將掉下來的混合物再次緊貼在敖岸的傷口上。

    堯光快速調動體內靈氣,將自己快速送進了敖岸的大腦里。

    敖岸內外受敵,一時不知該對付誰。

    不過,很快它反應了過來,直接進入自己大腦,對開始控制它四肢的堯光發起攻擊。

    雷獸其實先前一直在堯光面前裝弱雞,臉色蒼白外加汗流浹背,不過都是為了引起堯光的關心和照顧。

    它的法力和體力,其實還強的不得了。

    雖然,再強,也不過兩層法力,可按照堯光的指示,去催動混合物殺死喪尸病毒,一點兒問題沒有!

    于是,在堯光和敖岸進行大腦控制權爭奪的同時,雷獸便對著緊貼在敖岸胸口的混合物使出全部法力。

    滾燙的灼燒感令敖岸不適的渾身顫抖起來,堯光一腳將敖岸踢開,徹底控制了它的大腦,并命令它的四肢老老實實的貼在身上,任憑那股灼燒感席卷它的全身,持續,而又猛烈。

    “你……你要對我做什么?”

    敖岸失去對身體的控制權,又被烈焰焚燒的痛感刺激著,聲音已低弱的沒有了絲毫威懾力,它跪倒在地,艱難地抬起頭看了看外面那個有過一面之緣的男人。

    不,其實那應該不是一個人類!

    “你究竟是誰?為什么會有非人類幫你?”

    堯光憑借著敖岸異能耗損嚴重的空檔,終于以絕對性的優勢占據的主導地位,這時候聽它連聲發問,不由有些好笑的看了一眼它:

    “我是誰,并不重要,我身邊有什么非人類幫忙也不重要。

    敖岸,最重要的是,你體內的喪尸病毒很快就會被全部清除干凈。

    你應該要感謝我,很快就要將你變回人類。”

    “什么?”

    敖岸顯然驚異非常,它忍住身體的不適,艱難的站了起來,對著堯光投去仇恨的目光:

    “你憑什么這樣做?

    當個平凡無奇,受各種條框限制,壽命短暫人類有什么好?我要做這個世界的主宰!

    這個世界,注定要臣服在我的腳下!”

    “做你的春秋大夢吧!”堯光還記得,它當著眾人的面,說自己是被堯想成威逼利誘喝了人血,才變成了喪尸。

    “你不是說自己是被堯想成逼迫著喝了人血變成喪尸的嗎?

    真是一個滿口胡言的騙子!”

    “滿口胡言的騙子?哈哈哈哈……”敖岸突然一陣狂放大笑。

    “大家不都彼此彼此嗎,堯想成和我,不過相互利用而已!你別以為自己的父親有多么高尚的情操!

    他不過是一個為了一己私欲什么都可舍棄的瘋子!

    嗯……”

    突然,敖岸一聲悶哼,再一次倒了下去。

    堯光一看,雷獸在外面施展法術,那塊已經看不出本來面目的混合物漸漸嵌進了敖岸的傷口里。

    “啊……”突然,又是一聲痛苦的嚎叫,敖岸徹底失去了冷靜與矜持,倒在地上不停的抱頭翻滾里來。

    不經意間,它將那雙血紅的眼睛死死盯住了雷獸。

    雷獸似有所感,朝著敖岸的眼睛看過去。

    堯光站在它腦子里看得真切,那塊核桃大的,無色晶核居然開始隱隱的發出了白光。

    “不好!”堯光頓感不妙,趕緊朝雷獸示警。

    無奈,雷獸像是完全喪失了自我意識般,只一味朝著那塊已經看不到影子的混合物灌注法力。

    不過,動作未變,雷獸的表情卻變得僵硬起來。

    一滴滴汗珠從它的額角滾落下來,緊抿的雙唇開始不自覺顫抖起來。

    “堯光,我……我這是怎么了?”雷獸惶恐的抬眼找尋堯光的身影。

    堯光心神一震,趕緊朝自己的身體退去。

    可是,突然,一股巨大的抓扯力將她狠狠的拽住,不顧她的反抗,猛地朝無知的黑暗拉去。

    “糟了!”

    堯光在失去意識的前一刻,只知道自己上了當,被敖岸這只可惡的喪尸給陰了!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线上现金赌场 快乐8开奖直播网站 清大网络赚钱 河南22选5投注技巧 河南快三下载安装 山东快乐扑克3走势图360 甘肃快3一定牛快推荐号 nba彩票官网 重庆时时彩网上怎么买 上海快3走势图一定牛 095最准杀一尾中特 黑龙江p62最新开奖结果 11选5每天赚200元不难 河南快3走开奖 广西11选5的台子 p3历史今天开奖号 小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