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人妻 > 盛世書香 > 第482章 她燒傷了?(作者:阿瑣)
盛世書香

《盛世書香》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482章 她燒傷了?

    老太太見孫兒為難,便開口道:“這世間萬般,為何非要走恩科這條路,你們要平理在該念書的年紀好好念書,我十分贊同。可等這些書念完,他到了弱冠之齡是個大人了,有什么事,叫他自己拿主意便是,他對自己有個交代就足夠了,你們不要逼著他。”

    眾人稱是,但平珞開口道:“你要做些什么,家人不會阻攔,但你已經被朝廷剝奪了科考資格,倘若還想走這條路,至少往后日子里,再不許犯渾。逃課也好,擾亂課堂也罷,又或是作弄博士夫子,與同窗打架斗毆,我絕不會饒你。”

    平理倒也老實:“我不會了,就算不顧自己,我還能不顧著我的好兄弟嗎?”

    初雪為祖母端來湯,落座后說道:“昨日林夫人來送賀禮,閑話幾句,說到林府今年要辦喜事,只是不知先帝喪期守制到何時,等著朝廷的旨意好行納采之禮。”

    林府公子,是平理的好兄弟,此番也跟著他走南闖北出生入死,平理說:“他要娶媳婦我知道,但這與我不相干,我要和哥哥們一樣,過了弱冠之齡再娶妻。”

    平珞說:“這要三叔和嬸嬸說了算。”

    平理不服:“我自己也能說了算。”

    韻之在一旁幫腔:“這事兒我站你這邊,婚姻大事,就該自己做主嘛。”

    祝镕見插不上話,便只顧給扶意夾菜,韻之指了他和扶意說:“你看,自己做主娶的媳婦,多膩歪!”

    祝镕眼角含威看向妹妹,卻見閔延仕端起酒杯,向他們敬酒,便只能饒過韻之一遭。

    韻之好生得意,又對平理說:“別的事兒我們吵歸吵,這件事,包在姐姐身上,我會幫你向三叔和嬸嬸爭取的。”

    平理可沒上當:“誰是你弟弟?”

    一餐飯吃得熱熱鬧鬧,待散席,扶意和他陪祖母說話,留到最后才離開。

    從內院出來,依然要走長長的路,祝镕摸了摸扶意的手問:“冷嗎?”

    扶意搖頭:“吃得飽飽的,心里又滿足,我來家里最喜歡的,就是一家人坐著熱熱鬧鬧吃飯,媳婦被疼愛,姑娘被寵愛,多好啊。而我時候,我和我娘沒資格上桌,只有端茶遞水伺候的份兒。”

    祝镕道:“母親不容易,更難為你,長出了另一分豁達心胸,沒有被任何人壓垮。”

    扶意笑道:“你就只會夸我。”

    祝镕問:“今日和大姐姐商談得怎么樣?”

    扶意搖了搖頭:“我們找不到切入口,大姐姐希望剛開始時,只讓人覺得她在鬧著玩的,不要以為我們是大刀闊斧地想要改變這世道。”

    祝镕問:“暫時有什么計劃嗎?”

    扶意嘆道:“真正要做起來,比想象的難上千百倍,當年我爹為了讓我念書,遭多少人指指點點,那老妖怪更是要死要活,好像我識文斷字,妨礙了她長壽。我們一間書院,尚且如此,現在要面對整個朝廷,那些大臣們如何口誅筆伐,我連詞句都替他們想好了。”

    祝镕站定下來,說道:“那又如何,你家老夫人最終得逞了嗎,父親的書院倒了嗎?父親不還是堅持讓你讀書了,你的詩詞照樣傳到京城來,說起紀州的才女津津樂道,哪一個不佩服呢?”

    扶意道:“什么才女,不過是茶余飯后的談資罷了,誰還真來佩服我呢。那會兒我爹不過是堅持的是我一人的事,終究不影響他人利益,眼下可不一樣。”

    祝镕說:“你和大姐姐,投鼠忌器,太多顧慮,既然怎么做他們都要反對,那還在乎什么?”

    扶意無奈地笑道:“皇上繼位才幾天,大姐姐也要考慮皇上不是,只有皇上皇權穩固,才能壓得住朝臣,你別急啊,我和大姐姐都不急呢。”

    祝镕挽著她的手,繼續往前走:“我不是著急,是心疼你們一片好意,卻像犯了什么大罪似的,處處看人臉色。”

    扶意說:“難道你就不看人臉色嗎,我知道眼下朝廷里,不少人詬病你的出身,說你是撿來的,說你是外室偷養的。”

    祝镕問:“誰告訴你的?”

    扶意嘆:“那些人來恭賀大哥哥大嫂嫂,總不忘踩上你我一腳,也不知道他們怎么想的,張口都不帶腦子,還想不想和我們家有往來了?大嫂嫂那么好的脾氣,都當面堵回去,能讓大嫂嫂生氣,可真有本事。”

    祝镕笑道:“嫂嫂果然厲害了。”

    扶意也很驕傲:“人在其位,自然是不同的,這是我來咱們家,最大的驚喜。”

    這一邊,兩口高高興興地往回走,只見李嫂嫂追來,遞給扶意一方盒子,說:“那日在宮門外,老太太答應給太尉府老夫人送幾丸益壽丹來著,誰知回來就給忘了。方才想起來,說是耽誤好幾天了,要托付您明日送去,您可走得開。”

    扶意命香櫞收著,說道:“請奶奶放心,明日我親自送去。”

    如此,隔天一早,待下人送拜帖至太尉府,得到回應后,扶意便在約定的時間登門,向秦老夫人問安,并送上益壽丹。

    言談之間不過是些家常話,但短短一盞茶的功夫,下人來回兩趟,與老夫人附耳低語。

    老人家的眉頭,也是越收越緊,像是有什么為難的要緊事,扶意看在眼中,借口要回去照顧三叔家的弟弟,主動告辭了。

    這家里的丫鬟婆子恭恭敬敬地送她出來,扶意行至半道,忽然聞見焦灼焚燒的氣息,她緊張地抬起頭,果然見宅院東邊有煙氣沖天,像是走了水。

    “請問……”扶意在祝家,被教導得對燭火十分警惕。

    “沒事的,夫人,我們送您出去。”可下人們卻眼神閃爍,故作熱情地要送扶意離開。

    然而沒走幾步,猛地聽見幾聲尖叫,從東邊那頭傳來一片慌亂,有人急急忙忙跑出來,一路傳話:“找郎中,趕緊的,拿燙傷膏來,姐燒傷了。”

    扶意見這事兒越來越亂,雖然擔心那位燒傷的姐,可不能沒分寸,別人家的事知道的越少越好,于是不等秦府的下人回過神,她帶著香櫞和翠珠迅速離開了。

    回公爵府的馬車上,翠珠提起太尉府的姐,眼下未出閣的,只有秦太尉的孫女,就是那位來過家里幾次的秦影姑娘。

    扶意不禁皺眉:“好好的,怎么會起火,看家里人都那么淡定,像是知道在燒什么東西,可是老夫人又很焦慮,必定也不是好事。”

    香櫞說:“那位姐長得可漂亮了,剛才說燒傷,燒哪兒了,可別是臉蛋吧。”

    扶意嘆道:“哪兒都不行,留下疤痕,多可憐,她比我還一歲呢。”

    此時國子監學堂里,平理正昏昏欲睡,突然被人推醒,嚇得他立刻捧起書本,嘴里胡亂念上幾句。

    但聽耳邊匆匆忙忙一句:“家里出事,我先走了,回頭問起來,你替我解釋一下。”

    平理回過頭,秦昊已經跑遠了,他愣了愣,回頭問身后的人:“說什么?”

    人家應道:“家里出事,先走了,要你替他告假。”

    平理舒展筋骨,伸了個懶腰說:“能有什么事,跑那么快?”

    這日直到下學,平理也沒見秦昊再回來,約上幾個兄弟要去太尉府看一眼,可到了門前,不等通報,就被廝攔下,說府里今日不再會客,請他們改日再來。

    越是如此,便越是有古怪,平理回到家中,還惦記著要不要等天黑了去太尉府翻墻。

    剛好遇上扶意從西苑出來,對他笑道:“珍兒睡了,你別吵醒他,今天白日里都沒睡,奶娘說這會兒至少能睡到半夜。”

    平理應了,剛要道別,扶意停下腳步說:“對了,我今天去了一趟太尉府。”

    這話正中下懷,平理忙問:“他們家出什么事了?”

    扶意反問:“你已經知道了?”

    平理搖頭道:“只知道出事了,不知什么事,剛才去了大門緊閉的,也不讓進去。”

    扶意說:“他們家姑娘像是燒傷了,怎么到了要閉門謝客的地步?”

    平理緊張地問:“燒傷了?為什么?”

    扶意道:“不太清楚,不過挺奇怪的,家里分明起火了,也沒人緊張,后來就亂了。”

    便是此刻,下人領著秦家公子疾步進門來,秦昊見了扶意也不及行禮問候,拉了平理就說:“幫我一起去找找,我家影兒不見了。”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线上现金赌场 11选5一共有多少组号码 黑龙江时时彩停了 安徽快3有加奖吗 四川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辽宁快乐12助手下载 大乐透历史开奖结果500期 今期白小姐救世报报纸 11选五5胆拖玩法 足彩分析18088 捕鱼达人3破解版内购下 注册送五十彩金的彩票 足彩自动投注工具 江西快三是什么彩票 极速快3大小和值计划 广东快乐10分走势图广东 幸运28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