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科幻鬼話 > 侯府嬌寵 > 第698章 不止自己一人(作者:朵彥彥)
侯府嬌寵

《侯府嬌寵》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698章 不止自己一人

    一炷香后,謝運之從皇城南門而出,上了馬車直往謝府去。

    太皇太后的請求,他沒有答應,但也沒有拒絕。

    …………

    謝府

    管事在門外等候,車馬停下,他立即上前,見大人下車,他才稟明。

    “大人,定北侯府邸三月后就能完工,奴才聽聞很多大臣都在備禮,您……”

    還未說完就被打斷,謝運之冰冷非常,“不用。”

    簡單兩字毫無商量,管事怔在原處,幾乎所有大臣都在備禮,謝府若不送,勢必落了旁人口舌。

    但大人的命令,他不得不聽,就此作罷。

    謝運之清楚,離侯府建成之日越近,婚事就越近。

    在江南,他私下見了秦云舒,如今,他不該見。一旦見了,他興許克制不住去搶親。

    但他不行,他不止自己一人。

    謝運之站在府內中庭,眼神平靜望著偌大的府邸,兩旁大樹郁郁蔥蔥,即便入秋,還是那么生氣盎然,仿佛什么都沒變。

    “知茉姐,您這邊請。”

    恭敬的丫鬟聲忽的響起,謝運之迅速收了視線,不一會,一身青衣的常知茉進入眼簾。

    遠處纖細身影漸漸走近,與記憶中的某個姑娘重疊。

    他記得,她喜歡穿淡青色衣裙,同種顏色款式各不相同。

    “謝大人。”

    常知眸走到他面前,恭敬的福身行禮,這一刻,她很緊張。

    兩人太久沒見,她聽父親說謝大人告假,不入朝堂。

    她不知他何時回,現在蔓兒入主后宮,要像往常那樣見面,幾乎不可能。

    她找不到理由拜訪謝府,直到今日,拜帖入常府,謝老夫人邀她前往。

    無比震驚,又不可思議,她立即去了閨房仔細挑選,最后選了一件青衣。

    在穿衣以及舉止上,很多時候,她忍不住模仿秦云舒,哪怕對自己有清醒的認知,知道兩人無法相提并論。

    謝運之仔細瞧著她,忽然發現,今日這身,非但顏色相同,款式也和秦云舒以往穿的一件相似。

    兩人身量差不多,身形也像。

    漸漸的,謝運之神情有些不一樣,透著幾絲追憶和惘然。

    旁側丫鬟見此,識趣的悄聲退下。

    常知茉一直低著頭,不知道怎了,一片靜悄悄,隱在衣袖中的手握緊,越發緊張。

    許久,毫無聲音,她唇瓣微張,“大人……”

    “起身。”

    沉沉兩字,溢滿磁性。

    常知茉聽令,才敢緩緩抬頭和他對視,那雙眼仿佛帶著魔力,直將她吸去,又叫她害怕。

    心中做了極大斗爭,終于,她鼓起勇氣,“大……”

    只出一字,仿似清風拂過,襲長身影擦身而過,毫無一言半語,就這么走了。

    即便裝扮身形再像,也不是她,不必過于關注,只會令他想到她。

    謝運之走了,常知茉背對而立,怔怔的望著前方寬敞大道。

    這一刻,她的呼吸停住,在她面前站了這么就,只留給她兩字,起身。

    不屑一顧,或許該說,毫不在意。

    心猛的一沉,漫無天際的失望席卷而來,眼神漸漸幽遠,最終,常知茉一步步走向謝府大門。

    這一切盡入謝老夫人院中掌事的眼,她看了眼已經走遠的大人,又瞧著常知茉。

    許久,她嘆了口氣,即便身患頑疾,老夫人思來想去,還是邀入府中。

    最終,所有算盤落空。

    齊京,位于齊國以北,雖不如燕國更北,但秋天的京城,暈染另一種味道。

    落葉飄飄遍地金黃,白晝一日日變短,漫無邊際的黑夜變長。

    隨著一場又一場的雨,雨季過后,潤澤萬物,處處透著新鮮,同時添了寒涼。

    三月,看似久遠,卻又短暫,隨著一聲炮竹,定北侯府牌匾揭開。

    位于齊京以東,距離秦府不遠,面積極大,亭臺樓閣裝飾點綴,無一不講究。

    府門前,隨著兵士一聲喊,喬遷之喜的糖果灑向人群。

    百姓早已聽聞,天沒亮就趕來,開始低頭哄搶,隨著炮竹,熱鬧萬分。

    “侯府牌匾是秦太傅親筆所寫呢,光這個匾額,價值連城!”

    “秦太傅肯定不收銀子,乘龍快婿嘛!”

    “不過,定北侯送了很多彩禮。侯府占地比秦府都要大,專門請了大師建造,真想進去看看。”

    百姓紛紛議論,到最后打趣起來。

    “得了吧,你又不是秦大姐,人家定北侯干啥讓你進?”

    說話的時兩個大老爺們,引來眾人哄笑。

    今日,定北侯府全部建造完成,各處屋門大開,隨風散味。

    府外眾人圍觀,府內忙的不可開交。

    八蹲在地上,左手拿著本子右手執筆,一邊嘀咕一邊記禮品。

    “禮部尚書,玉如意一個。兵部尚書,珍玉一只……”

    廳內全是禮盒,堆成幾座大山,八的身形早已淹沒,只聽到陣陣嘀咕。

    “八,好了沒?還有一批呢,典當清楚,我叫人全搬了。”

    孫廣在旁催促,早已忙的滿頭大汗。

    “急啥?上至一品大官,下至九品,全都送了,這么多,不能出差錯。”

    說罷,八繼續記錄。

    “咦,秦太傅送了本字帖,瞧著很普通,我要收起來,呈給侯爺。”

    足足一個半時辰,八才典當完畢,孫廣立即命人搬去雜屋。

    只有秦太傅送的字帖,被送到定北侯手上。

    入夜,蕭瑾言才從軍營歸來。

    下馬后,他站在府門前,沒有急于進去,而是抬頭望著。

    這是他的家,在齊京的家。以后,有舒兒,母親,凌天和連翹。

    思及此,蕭瑾言唇角緩緩勾起,漾出一笑。

    “侯爺,你總算回了。”

    八一直守在門旁,聽到動靜立即跑出,“侯府已經建造完成,親事下月初八,您該歇歇了。”

    說著,他拿出字帖,“這是太傅送的禮。”

    蕭瑾言立即接過,循著皎潔月色瞧著,是一本臨帖,仔細端詳,筆墨新鮮,是太傅的筆跡。

    “侯爺,太傅借此說您字不好,您可要加把勁,有空練練。”

    話音落下,八腦門就被打了一記,反應過來時,他就見蕭瑾言走入府中。

    他連忙跟上,繼續稟告,“我都清點了,只有謝大人沒有送禮。”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线上现金赌场 羽毛球奥运会冠军 七乐彩走势图彩乐乐 重庆快乐十分网络开奖 7星彩基本走势图带连线 辽宁快乐12开奖查询70期 排三排五中奖金额 2012年七乐彩走势图南方双彩 kk体育app 飞鱼开奖走势图 福彩3d预测分析新彩网 免费国产久久啪在线 天津快乐十分前二组选技巧 青海快3今天开奖 河北11选5走垫图表 上海福利彩票投注站 一波中特